2019年9月27日星期五

生活在北美的中国孩子,语言天赋有多厉害!多国语言轻松切换!

前一阵我放出几个毛头和果果在家玩的录像,结果被很多读者问:你家孩子都不说中文了嘛?

说实话,你们要是不问,我自己还不觉得,不知不觉中,他们的语言和思维系统变成英文版的好像就是一瞬间的事,就在几个月前,我还在担心他们两个英文程度太差,在学校说话表达不清沟通不便的问题,没想到这么快我就要开始发愁他们中文全面退化的问题了……

生活在北美的中国孩子,语言天赋有多厉害

于是这一阵子我非常注意让他们在家尽量说中文,甚至装作故意听不懂英文,让他们不要忘记中文表达,结果却搞出让我哭笑不得的结果来,他们在我的逼迫下,生生的发明了另外一种语言——英式中文,大概就是我们熟悉的Chinglish的反面,用英语式的语法和思维来说中文,或者把英文和中文用非常奇葩的方式混合在一起,现在大家欣赏一下:

一、强行翻译


我家娃们如果要东西的时候最常用的一个句型是“妈妈我需要……”,譬如:“妈妈,我需要更多水”,“妈妈我需要一些休息”,乍一听好像没什么毛病,但是当他们日常各种“妈妈我需要……”的时候,我就越听越别扭,感觉这娃怎么和我这么客气呢?

细一想才发现这源于我家娃们对“I need……”这个句型简单粗暴的翻译,中文口语里根本不会这么说话,中国孩子都会说“妈妈我要……”、“妈妈我还要……”,而英文里是没有“I want……”这种表达的。

所谓做作的翻译腔,就是我家娃们天然的说话方式吧。如果这个翻译腔只是稍显别扭的话,那么其他的“直译”语句,无疑会引起很大的歧义,我说几个,你们猜猜我家娃们想表达啥:
“妈妈,我不能拿”
“妈妈,我在呢!”
“妈妈,你知道吗?”

答案在这里:
“我不能拿”=I can't get it,其实是“我够不着”的意思
“我在呢!”= I‘m doing it,其实是“我正在做”的意思
“你知道吗”=do you understand? 其实是“你明白吗?”的意思

这几个英式中文综合起来用,大概效果是这样的:
“宝贝,洗手!
妈妈,我在呢!但是我不能拿毛巾,我需要一个stool,我太小了去拿,你知道吗?”
听他们说话感觉像面对个不入流的翻译软件,我都不知道从哪里纠正起……

二,颠三倒四


和我家娃们说话,就是在补习语法课。譬如说,英文语法里有一个东西叫做“状语后置”,我现在真是对这个语法知识前所未有的熟悉,这俩娃说时间地点的时候,永远放在句子的后面。他们还很喜欢用中文里很少用的被动语态,但是他们又不会使用“被”这个字,于是句子就变成这样:
被动语态

三、中英文大猜想


以上其实都还好,最让我头痛的还是中英文夹杂,无论是我们常见的装叉式中英文夹杂,还是外企式中英文夹杂,都没有小ABC式中英文夹杂那么令人窒息,不仔细研究一下根本分不清他夹的是哪个词。

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,毛头说他学校里开运动会,我说你参加了什么项目啊,他说:“拉肉”。然后我瞬间懵逼了……这是神马项目?石化了大概两分钟,我终于捋出了他的逻辑:拉肉=拉rope=拉绳子=拔河。好佩服自己的发散思维有木有!俩小孩平时说话都是这个画风,大家自行理解:

不要say不要say
妈妈我想吃a little bit 辣oil,just一点点
妈妈,哥哥grab我的stuffie,他so mean! 
我不能find我的毯了,which made 我很sad
是什么day啊today?
我们有field trip在school after 明天的day。

而且我们果果现在还有点大舌头,发音不清楚,无疑给这种夹杂带来更大难度,有一天她和我说:“妈妈万妈妈万”,我又懵逼了,沟通了半天才明白她说的是"妈妈run"。经常使用双语的人时候会有这个体会,感觉脑子里会有个语言开关,遇到什么语言环境,开关就会自动切换,所以你很难面对一个中国人说英文,同样,在和英文环境里人强行说中文也会很别扭。可怜我脑子里这个开关就这样被娃们不停的掰来掰去,大脑经常处于短路状态……

四,文化沟壑


在孩子身上,我深深的理解什么叫做“语言承载文化”,当你不待在相应的文化圈里,语言就会变得很苍白。最明显的一件事关于称呼,中文和英语的差异实在太大了。英文里描述亲属的词过于简单,导致我很难向孩子解释哥哥和弟弟,姐姐和妹妹,姨和姑姑,叔叔和舅舅之间的区别,好不容易解释明白了转头就忘,连奶奶和姥姥也是分了很久才分清。

而且他们不太有长辈的概念,譬如说我有一个朋友叫玲玲,娃们也会直接喊人玲玲,我说你们不能叫名字,要叫阿姨,他们就没法理解:妈妈可以这么叫我为啥不能?幼儿园老师都能直接叫名字呢!

游乐场遇到陌生的老太太聊天,我让孩子叫声奶奶,他们也不理解,我们的奶奶不是在中国吗?为什么又蹦出来一个奶奶?啊,要怎么解释华语文化里把亲属称呼泛化的问题?看到这里你可能会觉得英语很粗糙,可是英语也有细致的地方,依然很困扰,举个栗子,最近我发现,关于“星期一星期二星期三,或者一月二月三月"这样的概念,我家娃们居然无法接受,因为对他们来说,明明每一天和每个月都有自己独特的名字,为啥说数字?

有一次,我和娃们说,爸爸是羊年出生属羊的,结果毛头问,那爸爸是goat(山羊)还是sheep(还是绵羊)?我说这两个在中文里是一种动物,结果毛头翻白眼:明明就不是一种动物!然后一顿和我扫盲绵羊和山羊的区别……也是醉了。
很多读者经常说羡慕我家娃说一口这么流利的英语,殊不知每一个小ABC的父母都是折翼的天使,每天和娃交流都像猜谜。

没有评论:

发表评论